信息搜索
相关信息              更多

网站首页→新闻中心→行业资讯→各省资讯
一江两翼三洋 产业升级逼出全球物流新格局
[时间:2012-02-27 09:36:02] [点击:15691] [分类:各省资讯]

    日前,国务院批复了《重庆城乡总体规划(2007-2020年)》,指出重庆已是国家现代制造业基地和西南地区综合交通枢纽。

 

    重庆获得这两个新“身份”,“全球最大笔记本电脑基地”与“渝新欧国际铁路大通道”功不可没。而这一切,与重庆近年正不懈推进的新一轮产业结构调整,有着密切的关系。

    8月底,一个酷热的下午。湖北秭归县沙湾锚地,轴轳千里。

    民生公司“民主号”集装箱货轮船长室里,庹林浪抽着闷烟,地上满是烟头。

葛洲坝船闸检修,在沙湾锚地实施限量通行,“民主号”已“搁”在这里整整10小时了。

    等……等……等……庹林浪心里急得不得了。他担心船上那些急等着搭海船出口的货物,会不会因此耽误了船期。直到打电话回重庆总部,得知船上运的是玻纤、摩托车配件、榨菜,没有特别赶时间的货物,他才稍微定了定心。

    在庹林浪看来,长江水道,一直是重庆最要紧的物流命脉。60多年前,中国民族工业因抗战西移,民生货轮载着东边来的机器创造了重庆工业,全靠长江;如今,“重庆造”要走出三峡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同样离不开这滚滚东逝水。

他不知道的是,在打通了西向出口后,向东走已不再是“重庆造”的惟一选择。

    一条铁路

    欧洲引爆重庆热

    纪尧姆,卢森堡大公储。

    原本打算直接去成都参加西博会的他,来华后先来到了重庆。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希望在卢森堡建立重庆笔记本电脑出口欧洲的中转站。

    在此之前,欧洲第二大港比利时安特卫普港已经开始与重庆有关方面接洽,希望重庆将直达欧洲的铁路货运线路延伸至大西洋西岸,借此与欧洲第一大港鹿特丹别别苗头。

    这条铁路,就是被人们称为“新丝绸之路”的渝新欧国际铁路大通道。

9月22日,重庆市市长黄奇帆与宏碁董事长王振堂,在沙坪坝团结村铁路集装箱中心站,一起见证了“重庆造”宏碁笔记本电脑出口的历史性时刻。

    看着满载笔电火车缓缓离开站台,驶向远向欧洲的目的地,王振堂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这个欧亚大陆桥,好像一个新的太平洋,新的大西洋;这些火车,这些集装箱,就像在大洋中运送货物的货柜船。”他说。

    在过去数百年的世界历史上,16世纪的西班牙、17世纪的荷兰、18世纪的英国……善于造船和航海的国家,似乎总是能先人一步崛起,成为那个时期的话事者。

    进入上世纪90年代,中国沿海地区的经济腾飞,同样延续了这一规律。从“亚洲四小龙”手中接过全球产业转移接力棒的中国沿海,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经济崛起带。每天,无数满载的万吨巨轮驶离港口,开往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重要港口,在带去“madeinChina”的同时,传达着开放中国走向世界的明确信号。

    多位研究中国区域经济的专家表示:中国以往的物流模式,是中国内陆地区把各种各样原材料、产成品运到中国沿海,再从中国沿海用船运到欧洲、美国,或者用飞机运到全世界。在这样的格局里,西部永远是中国的腹地,无法变成枢纽。即便拥有“长江黄金水道”,也只是有了一根通往东部沿海的单向导管。

    长此以往,结果可想而知:沿海地区的经济越来越强壮,而西部地区则因缺乏回流的“血液”滋养,经济腾飞所需的人、财、物流,始终难以积聚。

    为什么不能从西部直接到欧洲?为什么东部的“血液”不能往西流呢?

    身负建设西部地区经济增长极、长江上游地区经济中心使命的重庆,开始了探索。今年6月30日正式开启运行的新欧亚大陆桥南线——渝新欧国际货运铁路,便是这次探索的破题之作。

    “我们甚至认为日本到欧洲的货运到上海再到重庆,再到欧洲,比从日本海直接运到欧洲还要省钱、省时间。”对渝新欧的前景,黄奇帆信心十足。

    事实很快验证了他的判断。

    10月16日,从上海发出的“沪渝”铁路首个五定班列抵达重庆,由沿海运来的各种电子元器件,将在重庆组装成笔记本电脑,连同随车发来的一些高附加值商品一起搭乘“渝新欧”专列,出口欧洲。

    结构调整

    倒逼重庆探索出口新招

    开行三次“实验专列”、多次举行“五国六方”协调会、多次派遣专员前往阿里山口……对打通“渝新欧”国际铁路大通道,重庆可谓上下一心。

    是什么驱使着重庆上上下下,为这条凭空想出来的通道费尽心力?

    让时间倒转,回到2008年。

    那一年,金融危机在欧美肆虐。受危机冲击,闻名全球的汽车之城美国底特律经济每况愈下,社会问题突出,在北美都市区中就业增长率倒数第一,人均GDP增长率倒数第一。各路经济学家对底特律在危机面前的脆弱进行了分析,认为其根本原因在于过多依赖汽车工业,而缺乏活力十足的高新技术产业,产业结构老化且升级困难。

    同样是美国,同样是金融危机,电子、商贸、金融服务业多元化发展的芝加哥却没有受到太大冲击。

    这一切,让此前倾向以底特律为学习目标的重庆猛然警醒。老工业基地如何解决产业结构单一,选择更能适合未来市场的发展方向,成为当时重庆决策者们的一大思考题。

    通过分析自身优势,决策者们认为,利用既有基础,做大电子信息产业于重庆最为有利。但是,究竟做什么产品?

    在金融危机中,全球销量逆势增长的笔记本电脑产业,让重庆眼前一亮。而未来4年全球笔记本电脑消费量将翻一番的行业前景,则让重庆下定决心,并描绘出一幅全球最大笔记本电脑生产基地的宏伟蓝图。

    “瞄准品牌招商”尝试引凤筑巢模式,“垂直整合供应链”开创加工贸易新模式,申请建设综合保税区解决保税物流需求……很快,重庆用一系列创举,吸引包括全球笔记本电脑三大巨头惠普、宏碁、华硕;六大代工商广达、仁宝、纬创、富士康、英业达、和硕,以及500余家配套厂落户。

    像变戏法般,重庆一下子拥有了1亿台笔记本电脑的产能规模。新的问题随之出现:这么多笔记本电脑中,有相当部分要出口。面对升级换代速度奇快的全球笔电市场,“重庆造”怎样才能做到出口效率和企业效益两全其美?

    鸭蛋理论

    点出物流枢纽新思路

    “渝新欧”国际铁路大通道开通以前,“重庆造”出口欧美,有三条路可供选择。

    第一种是沿长江顺流而下,到上海转海船到欧美。这种方式虽然运费便宜,但极为耗时,即便顺利也需要大约40天时间。

    第二种是走铁路到深圳,从深圳上海船,然后南下穿越马六甲海峡,绕到欧洲需要近一个月的时间,费用则中。

    第三种是搭乘飞机走航空运输,仅需要1天时间就可达到欧洲,缺点是运费极高。

    “明明是出口到西方,但却要先向东走。”在评价这三条出口线路时,重庆货运协会秘书长刘军表示,前两种方式南辕北辙,是出口低附加值商品的无赖之举。而第三种方式,虽不绕道,但运输量小,费用高,非一般产品能够承受。

    “在欧美,笔记本电脑早已进入千家万户,属于一般消费电子产品,利润已不如当年,只有部分高端笔记本电脑才采用航空运输。所以,在布局笔记本电脑基地时,重庆就开始思考,能不能找一种时间和运费折中的运输方式,就像毕达哥拉斯找出的黄金分割点那样。”沐华平说。

    分割总会伴随着取舍,怎样在“时间”和“运费”中做出选择?

    宏碁落户重庆前夕,以“薄利多销模型”带领宏碁击败戴尔,坐上全球笔记本电脑第二把交椅的宏碁创始人施振荣先生来渝“指点迷津”。

    施振荣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小时候,他卖过鸭蛋和文具,鸭蛋利润薄,但卖得快,最多两天就周转一次,文具利润高,但卖得慢,有时半年一年都卖不掉,不但积压成本,利润更早就被利息吃掉。鸭蛋薄利,但是多销,所以利润远远大于周转慢的文具。

    施振荣的“鸭蛋理论”让重庆骤然清醒:IT产品的更新速度非常快,上个月还在搞设计,这个月就要出产品,下个月产品就将同步发售到全球市场。抢的不就是时间么?

    于是,“渝新欧”国际铁路大通道孕育而生,这条通道比水运缩短了2/3时间,比航运节省了90%的费用,且能大批量、安全地将笔记本电脑送到欧洲,令重庆笔电基地的巨头们交口称赞。

    惠普物流团队负责人罗纳德专门为“渝新欧”开通发来贺信,称赞这条铁路帮他解决了一切难题。

    “笔记本电脑像新鲜蔬菜,越新鲜越好卖。”罗纳德说,毕竟,谁能将新产品更快的投放市场,谁就能抢占市场的制高点。

    一江两翼

    助西部开放连通三洋

   “渝新欧”让重庆尝到了建设国际物流大通道的甜头,也为西部结构调整,扩大内陆开放找寻到一条新路。

     在重庆的开放大战略中,有一个战略叫做建设“一江两翼三洋”国际物流大通道。

    “一江”指长江和与之平行的沪汉渝蓉铁路大通道,经这条通道可从上海或广州出海,经太平洋到达美洲、澳大利亚,或者经马六甲海峡到达非洲和欧洲。

    “两翼”是指两条以铁路为主力的大通道,兰渝铁路连接的欧亚大陆桥直通大西洋是其中“一翼”,另“一翼”则是新建一条渝昆铁路,经瑞丽口岸到达缅甸及印度洋沿岸东南亚各国。这“一翼”也可避开马六甲海峡,到达欧洲和非洲,比走“一江”线路节省约5000公里。

    其中,“两翼”是重庆的重点关注点。

    这是因为,中西部地区进出口货物传统上主要走长江黄金水道,经太平洋—南海—印度洋—地中海—鹿特丹港。这一通道被视为第一通道,运线长、耗时久,货物到达荷兰鹿特丹港至少需45天。

    “传统意义上的这个通道,由于走水运,虽成本低,但耗时长,不具有优势。”重庆物流协会秘书长刘军称,“新的通道,通过铁路、公路联网,弥补了水运的不足。”

    “‘渝新欧’国际铁路大通道其实就是连通大西洋的‘一翼’,只不过兰渝铁路还在建设,这‘一翼’尚未发挥出它的最大效能。”中铁二院负责研究该课题的工程师说。

     该工程师表示,兰渝铁路竣工后,重庆至兰州的距离将缩短至5.5小时,通过兰州经乌鲁木齐连接欧亚大陆桥的国际铁路干线,更是将重庆与欧洲市场的时间距离缩短至12天。

    “‘一江两翼三洋’国际物流大通道必将为重庆搭建新的产业构架。”市发改委副主任王平说。

    王平认为,“两翼”事实上也是中国连接欧洲的两条新通道,两条通道一南一北,并与长江黄金水道汇合,这个汇合点就是重庆。以欧洲为主要市场的沿海制造业企业很可能会被重庆的这一位置吸引,来这里建厂。

    此外,长江黄金水道将发挥三峡成库区后,船舶不必“逆流而上”的货运优势。珠三角和长三角的企业也可能因此选择将货物运送到重庆分拨。发达的物流网络会大大降低重庆本地单件产品的运输成本,这样,重庆汽车摩托车等传统产品在海外市场的竞争力会增强。

    另一方面,高效低成本的出海方式也能让重庆与沿海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承接各类技术密集、资本密集的高端加工贸易产业,笔记本、路由器、打印机、交换器……将来,或许会有更多类似的产品在重庆加工,然后快速分拨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加工贸易”+“国际物流大通道”的模式为重庆工业腾飞插上了另一只翅膀,与已日趋成熟的汽摩产业翅膀一起,帮助重庆飞向内陆开放高地顶端。